1196927540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您現在的位置:逸典文化網 > 逸品文化院 > 藝術名家 >
劉一原
作者:    

在水墨的世界里,一切都會顯得優雅而從容,不驕不躁的內心流露出對大美山川的眷戀。劉一原是一個時代造就的藝術家,他表現的也是一個時代的藝術。在傳統主流占據絕對地位的水墨畫壇,劉一原用自己的方式發出響亮的聲音,留下自己在藝術史上清晰的痕跡。
 
渴望成為一名畫家

1942年7月17日劉一原在武漢市一個普通職員家庭出生了。懵懵懂懂才一歲半時父親離家后失去音訊,十五歲時母親劉月波病故,于是小小的劉一原便與開著一家禽蛋行的外祖父、外祖母一起生活。

對繪畫產生濃厚興趣時劉一原正在讀初中,那個時候的他夢想便是成為一名畫家。在同班學友的介紹下,劉一原很幸運的認識了人生第一位繪畫老師,鄧少峰。鄧老師的繪畫功底厚、修養深,他的書法、篆刻造詣都很高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藝術家。后來因病劉一原不得不輟學回家,這也給了他經常去鄧老師家的機會,圍在畫桌邊,一看就是大半天。鄧老師豪邁的用筆、激情的言談、正直善良的品格給我留下了美好印象。

50年代的時候,繪畫作為職業沒有像如今一樣受到眾人的關注,繪畫者們沒有“市場經濟”,更沒有“書畫致富”的奢望,只是甘守清貧,以畫畫為樂事的少數人,社會上稱曰“窮畫家”。但即使這樣,劉一原仍舊固執的一心渴望當個畫家。

1959年4月經過鄧老師的推薦,劉一原結識了鄧老師的好友徐松安。在徐先生創辦的一個專事繪制出口國畫的畫室里,邊學習邊工作。于是,年僅十七歲的劉一原便正式將繪畫作為了自己一生所從事的職業。徐松安老師給劉一原上的第一課就是練線,不停地畫白描。還記得剛開始畫不好線,劉一原生自己的氣,甚至握著筆桿猛捅畫案,把筆頭厾得稀爛。

  從1959年以仿制古代繪畫為主的工作至1979年讀研,劉一原整整度過了二十個春秋。“我最先是畫工筆仕女、工筆花鳥,后來畫寫意花鳥和山水。仿古畫是出口的重頭,早期基本上是絹本工筆,因為工筆畫最受歡迎。后來,我抱著試一試的想法,臨了幾幅吳昌碩的畫,居然在廣州國際交易會上獲得了大量訂單。我的寫意畫就是從臨吳昌碩的畫中練出來的;工筆花鳥、傳統山水都是從宋畫入手;畫現代山水,重視寫生,曾學習宋文治、李可染、石魯的畫。從事繪制出口國畫的20年,我對中國傳統繪畫作過深入細致的學習研究,也正是因為這個得天獨厚的工作環境,造就了我較全面、較扎實的傳統繪畫基礎和能力。”回想20年過往,劉一原談到。

在跟徐松安老師學畫時,由于徐松安老師非常強調文化修養的重要性。1959年下半年,徐老師特意給劉一原介紹了一位畫畫的朋友皮道堅。皮道堅家境雖十分艱難,但他的奮斗精神特強,對自己要求極嚴。兩位好友相識后十分投緣,常常一同到文化館畫素描,到大街小巷畫速寫,還在皮道堅家臨摹前蘇聯《星火》雜志上的油畫。他家里除了書和畫冊,別的真的一無所有,為劉一原推介不少古今中外的好書,現在仍記得最初讀的書,有巴烏斯托夫斯基的《金薔薇》、秦牧的《藝海拾貝》、王朝聞的《以一當十》、馬南村的《燕山夜話》以及《中華活頁文選》、《泰戈爾詩選》、《普希金詩集》等。在那個年代,前蘇聯文學和前蘇聯電影對這些知識青年可謂影響深遠。直到現在,前蘇聯文藝作品中那些帶著傷感的人道主義和革命精神仍感動著劉一原。
 
水墨 亦有別樣的美

受到什么樣的教育就會成就什么樣的人。當人們向往文學藝術,崇尚高尚的思想情感與情操,自然也會鑄就成自身的品德。

1979年,劉一原考取了當時的湖北藝術學院美術系首屆研究生。走進高等學府是幸運的,也是歷史的機遇,因為“文革”期間,專家、教授下放改造,而他在山水畫筆墨和點、線、面的形式探求上走在前端。1981年研究生畢業,劉一原成為了一名教師,留校執教白描、工筆花鳥、寫意花鳥、山水畫等課程。學院里各種專業、多種學科開闊了我的視野,加上到全國各地寫生的機會多了,學術交流卻在為國家創外匯的“保護傘”下繼續作畫,從未耽誤。因此,專業積淀較深厚。

在尋求繪畫的藝術之路上,讓劉一原印象深刻,久久不能遺忘的是1984年夏天,他與交通部長江航運管理局的幾位畫家創作150米的《萬里長江圖》長卷。為搜集長江源頭素材,他們沿著正在修建中的青藏公路,乘一輛吉普車從格爾木出發,顛簸五天,翻越昆侖山、唐古拉山至拉薩。一路邊畫邊拍照,飽覽了青藏高原風光,體驗著大自然的恢宏、博大與雄奇。那舒展回旋的大地,赤裸延綿的山軀,近在咫尺的藍天白云,給予劉一原以極大的震撼。他的視野一下子從秀麗的江南風光完全轉移到蒼茫、沉雄的天地間,并在對大自然的觀照中感悟到與人生相通的情感與意蘊。也就是在那個時候,劉一原的藝術也漸漸從寫實景觀中走了出來。

    1986年的初春,劉一原在用白粉修改山水畫稿時,偶然發現了白粉帶來的特殊效果和意義,于是他便堅持用白粉畫了下去。白粉與水墨是對抗性的,白粉與水墨的沖突、不和諧,產生了新異的意味。因其一直對表現主義繪畫和交響音樂深感興趣,所以他將墨、粉、色三者重疊交織,宛若“多聲部”及“變奏”,形成了豐富的色層空間,打破了傳統水墨的單一表現形式。

  執著如他,熱愛如他,真摯如他……“現代人在喧囂、浮躁、名利攀比中不得安寧,必然影響藝術創作。我記得詩人曾卓老師說過一句話:詩人寫詩時必須要有一個凈化的靈魂。是的,沒有‘真’、‘善’,哪有‘美’呢?哪能感動心靈呢?面對大千世界和蕓蕓眾生,人們常常提及‘選擇’的正確與失誤,以同功利接軌。我卻認為,特別是搞藝術的,不存在什么選擇的錯誤,什么樣的人必然會有什么樣的選擇,不同的畫家自然會做與之相應的事,不可強求。在這個問題上誰也說服不了誰。”談及藝術創作,劉一原訴出自己獨特的看法。
 
心象風景 寫意人生

藝術追求需要執著,但他們也有困惑的時候,總想尋找一種可靠的理念支柱支撐自己。創作的動機應該是什么?是金錢、是觀念,還是游戲?“我作了一番大概從無先例的最熱情、最真誠的探尋之后,決定在我的一生中選擇感情這個東西,由于我在各方面遇到了解不透的隱秘和解決不了的異議,我便把感情運用于每一個問題,它似乎是最直接、最可靠的東西。”

于是,劉一原打消一切顧慮,直抒情懷畫出了他心中的“心象風景”。“心象”的主觀性、“風景”的多義性使他的作品自然而然地走向了抽象。而這個抽象的過程,其實就是為思想情感的跡化尋求一種相應的形式載體的過程。當然這個過程充滿著甘苦,充滿著發現與創造帶來的樂趣。

  “心象風景”歷時二十余年,已成為劉一原與眾不同、不可替代的藝術樣式和風格。不少人從最早對它反感、不理解到后來漸漸地認可、接納,說明時代在前進,觀眾的眼光在發生變化。更令劉一原欣慰的是喜歡它的人是著眼于藝術作品本身,真正讀懂了它,讀者與作者的思緒產生了共鳴。

這個春季是劉一原第一次來到長春這個地方。長春,給了他很深的印象,“長春這個城市有他自己的特點,參觀過長春電影制片廠、偽滿皇宮博物院后,可以感受到它深厚的文化根基,它具有眾多的歷史印記,擁有很多自己的故事……在當前經濟社會中是相對成熟的一座城市。”
 
采訪手記:

  藝術已成為劉一原生活和生命的重要部分,而藝術探索將朝著他心中向往的“風景”繼續跋涉,繼續前行……正如劉一原自己所述:“畫家,沒有‘退休’這個概念,只是人到六十多歲以后做藝術沒有太多的精神負擔和顧慮,心境也歸于恬淡、自然,而創作激情仍一如既往。”
 

相關文章

關于我們

《文化吉林》是一本以反映吉林省地域性傳統文化為主打,樹立"傳承梳理重口味的 可讀性"風格。其立足于挖掘吉林省內傳統經典或是民間文化[2] 藝術形式,培育民 間藝術潛在市場,推介吉林文化名人,展示吉林文化風采。立足于吉林省,輻射半徑 逐漸擴張,并逐漸覆蓋全國。

長春整形 長春中妍美容醫院 長春奧拉克美容醫院 吉林中妍整形美容醫院 長春整形醫院 長春哪家整形醫院好 吉林整形醫院哪家好

文化吉林官網二維碼

友情鏈接: 長春商報 中國·長白山 吉林省新聞出版廣電

Copyright @ 2002-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備15006923號-1
欢乐斗地主下载